<rt id="kycgo"><center id="kycgo"></center></rt>
<sup id="kycgo"></sup>
<rt id="kycgo"></rt>
<rt id="kycgo"><div id="kycgo"></div></rt>
<object id="kycgo"></object><acronym id="kycgo"></acronym><acronym id="kycgo"><noscript id="kycgo"></noscript></acronym>
<sup id="kycgo"><noscript id="kycgo"></noscript></sup><sup id="kycgo"></sup>

判決書“錯誤百出”,司法權威性何在?

2019年10月23日 11:16:09 來源:四川新聞網
陸希希 編輯:邱令璐

  今日頭條號“河南聯播”發布《駐馬店遂平法院民事判決書13處“錯誤”遭投訴》報道,遂平縣人民法院高度重視網上反映的情況,立即進行核實。(10月19日,中新網)

  近日,河南省駐馬店遂平法院的一份判決書火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在這份并不算長的民事判決書中,竟有“13處明顯錯誤”。其中11處將被告人韓新建的名字寫成韓建新,另外2處將關鍵性的借款數額書寫錯誤。事后法院立即啟動問責程序,擬對承辦案件的法官張某給予黨內警告處分,并責成其向當事人道歉。

  判決書對于當事人來說意義重大,它代表著一次糾紛在法律上的判定,體現出法律的權威性、司法的公信力。判決書的效力來源于法定,關系雙方當事人的利益重新調整,法官必須慎之又慎。而在原告遂平縣農村信用合作社訴被告韓新建等金融借款糾紛一案中,其判決書存在13處顯而易見的“硬傷”,不僅影響個案的正義實現與判決執行,同時會削弱司法嚴肅性、消解司法專業權威性。

  無獨有偶,該案件中判決書出現的低級錯誤的現象并非首次發生,正如新聞中多次報道的日期填錯、原被告顛倒、明顯錯別字等事件,均是最好例證。現實中,很多法官大多尚未清晰認識到判決書本身就是審判的重要組成部分,當出現紕漏時總是以案件多、工作忙、壓力大為理由,找各種借口為自身推脫責任。殊不知,對出具的文書進行必要把關,是其工作職責所在。究其根源是“忙中出錯”,還是責任心缺失,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自會給出最為客觀公正的評判。

  對此,最高人民法院曾出臺《關于加強規范裁判文書釋法說理的指導意見》,旨在實現文書的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應的有機統一。與此同時,在《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案件評查計分標準》中明確規定,若裁判文書中關鍵部分、語法、邏輯存在錯誤之處,須執行相應的減分標準。因而遂平法院高度重視、迅速行動,立即啟動糾錯機制,并補正裁定,其知錯能改的態度值得肯定,但要杜絕此類事件再次發生,可謂是任重道遠。

  筆者認為判決書“錯誤百出”,不可一紙補正裁定了之。一方面要對失職工作人員要嚴肅問責,對情節嚴重、影響惡劣者,更應執行相應的處罰機制和賠償機制。另一方面要不斷提升司法人員的職業道德和職業素養,促使其嚴格執行既定的考核標準,從源頭防范精神懈怠的不正之風。惟其如此,才能從根本上維護好司法的權威性,營造司法為民、公正司法的良好生態環境,讓群眾在每一起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義。(陸希希)

特色欄目
韩国漫画制服的诱惑